Y

  每当听见别人给她们喜欢的角色(哪怕这角色同时也是我喜欢的)起昵称的时候,我真是极其别扭,特别是那种叠词昵称……反倒她们叫个霸气的昵称,比如什么总的,或者什么叔的,或者比起昵称,其实是个简称的,我还能接受。
  主要是我不觉得我跟这角色熟啊……实际上也没谁跟个角色熟啊……就有一种大家都自来熟的感觉。
  但是啊,我是觉得,现实中的自来熟,很大成分是他能快速跟陌生人熟起来,但其实超级吃得开这种人,又怎么可能真的迅速跟人交心呢,可能你交给他的最终比他给你的多得多,人家其实心里并不把你当什么特跟他自己熟的人……这是我对现实中很多自来熟的理解。那再看网络上很多人爱这个爱那个...

  我就一直觉得,如果一个人喜欢某反派角色,那不要紧,因为我也经常喜欢反派。
  如果这个人喜欢反派的同时坚定地认为这反派是好人,还想尽说辞给他辩解……
  行,谁没年轻过……
  什么?她都满十六了!?
  ……那还是再见吧!

桑玦 记脑洞

  聂怀桑斗倒了金光瑶,渐渐露出来腹黑的本性,吞并周围小家族,暗暗压制别的大家族,但是始终感觉心里的野心之洞填不上,直到有一天,他在自己成为新仙督,制霸全仙门的梦的尽头看见了大哥,大哥是他的。
  于是他就开始为得到大哥搞事情。首先当然是把大哥从棺材里弄出来(这里一定要出意外,把金光瑶也不小心放出来,这样故事就复杂了)。怎样让凶尸变回人呢?这里设定用某种药剂让细胞的时间倒退,由死到生,由老到小,所以活了的大哥就比原来小点,但是使用某种激活剂可以让他表面看起来跟原来一样(这样当然是为了既可以吃到190版大哥,又可以吃到少年修长170版大哥)。
  总之大哥活了,但是被聂...

瞎说

其实某些真正吸引我的角色会给我这样一种感觉:他受了吧,我会觉得攻遮蔽了他的光芒;他攻了吧,我会觉得真是便宜了那个受……那干脆还是性冷淡吧……

高中读到“欲回天地入扁舟”的时候笑李商隐不够洒脱,现在才明白这才是大多数人的现实——我也知道“入扁舟”无限好,但是不争气的时候总想先争口气。没挣扎过的人谈意义不过是空谈。

有时候为自己不是一个有趣的人感到沮丧,但转念一想又高兴起来。只要这一点可以悦乐自己,不就很好了吗?

此中国色

  四月里,兰陵愈发暖了。孩童疯闹间,莫说老老实实“春捂”了,耍得急了,背着阿娘只穿件里衣的,也是不少。
  “好不成体统!”少年轻斥,一个眼刀甩向身边携的小儿。小儿讪讪一笑,收回了与解外衣的手,又半带撒娇道:“哥,我走得好热呀!”少年替他拉正衣襟,道:“上山时贪凉,山上可阴!仔细一会儿冻着了,有叫阿娘说。”他顿了顿又道:“还不是你平日里不肯好好练功!否则御剑上山,还不消半柱香的功夫。此番好不容易阿爹带了我俩赴这兰陵金氏清谈会,你倒好,不思进取,净胡闹,叫阿爹赶出来玩儿,还硬是捎上你哥我,真是……!”路边贩瓜果的老贩倒也见过些世面,已是了然:原来,这二子也是修仙世家子弟,只是...

现在大家心理好像都很暴力的感觉啊。手机版百度往下随便一翻就是“你先压迫我,于是我一耳光抽回去就是正义”这种。虽然我承认以直报怨,或者说以垃圾待垃圾在我们实际处理恶性事件的时候是对的啦,但是,如果社会上有很大比例的人,整天满脑子这种东西,全靠它们发泄压力,这个社会真的还好吗?

不知道怎么找理由_(:з」∠)_被学校的破设备上了一课,:什么?教室电脑没QQ?网页版!什么?学校网络不让开?下载QQ!什么破电脑不知是win几不好下?……换百度云吧。为什么我的百度云登陆要邮箱验证!破网有不让开_(:з」∠)_而且我APP太旧了,连扫码登陆都做不到……费劲力气让PPT在我手机内存里(它原本就是不肯进我内存,这就是为什么我非要用网),这个破电脑竟然不让装华为设备……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你不仅要有N手准备,还得保证它们中间真的有可以成功的,不然,你就说拖累全组的罪人_(:з」∠)_
还是用U盘吧,虽然我曾不敢相信,这个出门都不用带钱的时代还非得有个U盘_(´ཀ`」 ∠)...

瞎说

不是说非要看见不喜欢的人和事也要和颜悦色,只是,如果这种不喜欢只是个人偏好层面的,目不斜视地走你自己的路,才是对彼此的尊重

© Y | Powered by LOFTER